专家简介
陈罗庭道长:中国十大易经风水起名大师排行榜榜首,辽宁起名权威专家排行榜榜首,全国著名国学家,中国道协首席权威专家,顶级姓名风水学权威专家。中国道教学院硕士,中央财经大学MBA,北京大学客座教授...
洞神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洞神部
道藏-西升经集注卷之一
西升经集注卷之一

经名:西升经集注。北宋道士碧虚子(陈景元)慕集。六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参校本:宋徽宗政和御注本。

华阳韦处玄 句曲徐道邈 冲玄子

任真子李荣 刘仁会注 碧虚子集

  西升章第一

老子西升。

  冲曰:首标尹公记事之由,用明老君行化之意也。

开道竺乾。号古先生,善入元为。

  李曰:西升者,自束祖而也。开道者,老君迸处束周,道行西极,将开道彼土,故云开导。竺乾者,西极之国名也。号古先生者,谓元上大道,先天而生,故日古先生,即老君之别号也,夫圣德广被,元所不适,知能照境,虽明常昧,体能起用,虽动而常静,故妙契于名理,善入于独立,凝湛于元为,所谓道常元为而元不为,有物皆在,在物皆无也。

不终不始,永存绵绵。

  李曰:有生故有始,有死故有终。道既元死元生,故云不终不始也。真常不动,自古固存也。

是以升就,道经历关。关令尹喜见炁。

  李曰:自玆春境,适彼秋方,演畅古先生之道,成就长存之德,经途所履,由函谷关。冲曰:关即古桃林也,关令尹喜见熙者,盖尹喜着此经之首,迷相遇之由。是时尹公于终南山下结草为楼,瞻星望熙,见天理束行,紫云西迈,浮关之熙,状若龙蛇之形,西儿天汉,一月之内,融风三至,知有圣人度关之象,求出为关令以伺之,故云见炁。

斋待遇宾。

  徐曰:积感玄应,紫黑先浮,清斋候待,果遇圣宾。

为说道德,列以二篇。

  李曰:知机请长存之祕宝,虚应疏灵妙之玄宗,欲使理物归,真人皆得道。列,分也,篇,编也,谓简编写之,分为两巷。

告子道要。

  冲曰:告者,老君发言之初。子者,谓尹公也。将告至道修真之要,用明登真度世之因。要者,至妙之总言也。

云道自然。

  李曰:自然者,内元自性,外绝因待,清虚玄寂,莫测所由,名日自然。不可以自他分其内外,不可以有元定其形质,不可以阴阳定其气象,不可以因绿究其根叶,所谓虚元自然之大道也。

行者能得,闻者能言。

  李曰:代有封执曲士,滞俗常流,闻云道自然,谓元修学,致令行者入道元由,故以此言劝令遵奉,若能顺理而习,依教而行,可以成真,故云能得令闻道而行,行皆得法,以道而言,言皆合理,始日能言。

知者不言,一古者不知。

  冲曰:既知妙道非形声法,不可以言理,名之以形声言道,去道远矣。李曰:理本元言,借言诠理,理既玄悟,自合忘言,故日知者不言,滞教生迷,执言为是,既不达理,故云言者不知。

所以言者,以音相闻。

  李曰:相闻是通达也,既其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云何圣人而作玄言,本欲借言以通达于理,而道本元言也。

是以故谈以言相然。

  刘曰:启悟未闻故须言,告此言彼解,是日相然也。

不知道者,以言相烦。

  刘曰:不会玄宗,徒争名理。

不闻不言,不知所由然。

  冲曰:了达之人,元言元说,自契真常,世俗之徒,元说元闻,不能悟道,故不知大道修习之因由也。李曰:所由然者,本进理教真伪善恶也,若也圣人不言,凡人不闻,岂知善恶之罪福,真伪之邪正。教化开不言之机绿,始知未闻之至理,方可达其所以,知其所由,言之所说,利在于此。

譬如知音者,识音以絃。

  李曰:音非虚发,*自絃来,理不独明,终因言显。

心知其言,口不能传。

  冲曰:知音之者,因絃以辫其官商,习道之人,因言以辫其旨趣,二者元形元色,微妙玄深,心则了之,口不能迷。李曰:心知音妙,利口不足以宣传,智体理微,高辫焉能以穷究也。

道深微妙,知者不言。

  刘曰:丝竹有声音,解者尚不能说,况道元形相,知者岂复能言也。徐曰:微妙之道,绝于言说,故知者不言也。

识音声悲,抑音内惟。

  刘曰:失亲得亲,犹怀喜跃,迷道悟道,得不声悲?抑音内惟者,弃言思理也。

心令口言,言者不知。

  徐曰:心能明道,欲令口言,言则成妄,故日不知也。冲曰:喻道难状,如彼乐音,唯心了知,非口能迷,迷而言之,已乖道矣。刘曰:言犹心发也,口不知心,固忘言以求意也。

  道深章第二

老子曰:道深甚奥,虚元之渊。

  韦曰:奥者藏也,深者极也。夫道体虚元,而包含万象,故复谓之渊奥也。

徐曰:其深也,居宇宙之中,其奥也,为万物府藏,其虚也,能包容天地,其元也,为大有生无矣。

子虽闻说,心不微丹。

  冲曰:恐尹公虽有问道之心,而无精修之实,欲为显迷,故复戒之。李曰:此戒,劝也,微,细也,丹,赤也。吉深奥之道,虚元之理,赤心微细,犹尚难知,浮意赢情,如何可了,*须行之以深,信之以笃,可以证也。

所以然者,何书不尽言。

  徐曰:所以不能穷微尽妙,如此者何邪?由乎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故也。刘曰:言以宣理,书以写言,理既元穷,书何尽也。

着经处文,学以相然。

  徐曰:着经处文,书其旨略,而不具曲细,是故不易明究,欲令学者研精耽味,原始要终,观缕微妙,以相解悟如此也。刘曰:着经以宣理,得理故相然。

子当宝之,内念思惟。

  刘曰:保其教也,思其理也。

自然之道,不与子期。

  刘曰:道元今古,勤修者得,得者暗会,不可预期。

喜则稽首再拜,敢问学之奈何。

  冲曰:老君戒劲慇恋,方将开演,喜则恭敬拜受,永冀宗修,敢问为学之方,何门契道。

  善为章第三

老子曰:善为书卫者,必绥其文。

  徐曰:为,犹修也,缓,安也。学人若欲修灵书仙衍,存真观妙为于元为者,*须安心定志,求其文意,意得而后善修,善修而后业成也。

冲曰:夫文优则事顺,事顺则理博,文简则事当,事当则理精。既博而精,可谓善其文矣。

善论达其事者,必通其言。

  冲曰:文既精博,言又该通,着经之义,于斯备矣。

勉而勤之,得道矣。

  冲曰:文精言通,勉励勤学,得道之阶也。刘曰:学文者善书,通言者能论,勉勤者得道,以此而言,故知道可学矣。

为正无处,正自居之。

  李曰:夫修正道,学元所学,为元所为,尚元正可正,有何处可处,故言为正元处,虽元心欲处,于正而正,自然归之,

不受于邪,邪黑自去。

  李曰:邪者有为之外事,不作非道之事,不作非为之累,故云邪黑自去。

所谓元为,道自然助。

  冲曰:举念皆正,孰敢为邪,正存邪亡,真道为助,可谓为元为矣。李曰:元处于正,正自臻之,不受于邪,邪自去之,此是自然之道而为福助。

不善于祠,鬼神避之。

  刘曰:邪者求福,淫祀鬼神,鬼神恶针嫉之梗甚,正者元求,敬而远之,谦虚以居,而鬼神避之。

不劳于神,受命元期。

  李曰:养生者其身清,修心者其神静。静则不劳,清则元染,不劳不染。与道同身,身与道同,命无期尽。刘曰:劳神养形,出生入死,不劳不养,寿命自长。

无进元退,谁与为谋。

  徐曰:建德若偷,进无进也,进道若退,退元退也,和光不耀,同尘元染,与物同波,人莫知识,故邪魔不能干试,利欲不能倾动,虚空元心,谁能为谋害哉!

刘曰:利害不怀,何进何退,推理任运,何所虑谋。

为是致是,非自然哉。

  徐曰:是,此也,为此元为,事此元事,致此正道,岂非自然哉。李曰:此结正也,为正正归,远邪邪去,此为是致是也。非自然哉者,言是自然也。刘曰:金玉之质,非有时而美,至人之是,非有时而为。

喜则稽首,今闻命矣。

  刘曰:重道尊师,致敬受诲。

  慎行章第四

老子曰:慎而行之,宝而怀之。

  徐曰:慎违科戒,勤行梵行,宝道贵德,怀真抱一也。刘曰:诫约使修行也。

吾将远逝,不期自会。

  刘曰:欲往竺乾也,同声相应,岂待期乎。

尹喜受言诚深,则于关称疾弃位,独处空闲之室。

  刘曰:静乱殊途,事不两济,非弃名利,求道良难。

恬澹思道,臻志守一。

  李曰:清淨元欲,恬澹也,疑想存真,思道也。情不流荡,故日臻志。心元分别,故日守一。刘曰:全元为也。

极虚本元,剖析乙密。

  李曰:虚元者,道体也,言尹生思极虚元之体,穷本际之源也。乙密者,妙理也,乙之言一,密乃语也,妙理惟一,道心惟微,晓了分判,穷理尽性,故云剖析乙密也。

腼缕妙言,内意不出。

  韦曰:虽戳缕妙言,以应韦生,而心中寂然,未始有言,故日内意不出也。

李曰:妙言,玄教也,观者,大无不包,缕者,细无不入。研寻大道,穷究幽微,畅此玄宗,通斯教本,唯法是务,无复外想,故云内意不出也。

刘曰:乙密,犹微密也,探啧微言,内以澄照,不役神思,向外追求也。

诵文万过,精诚思彻。

  徐曰:精,妙之极也,诚,真之笃也彻,通也。言关尹诵经万过,极精妙之理,笃真实之诚,洞畅玄虚,思通希微也。按《真诰》太极真人云:读《道德五千文》万过,则云驾来迎。以斯而论,岂唯经道远妙,亦由精诚思彻,故能致云车羽盖也。

李曰:积功于教,玄悟于理,非由散漫,必在精诚。理教鉴元,不通境智,照之皆洞,故日精诚思彻。

行真臻身,能通其玄。

  徐曰:修行真素归身,精耀留居,故能通玄达妙也。

论元极之源,故能致神仙。

  冲曰:此关尹自迷老君传道之后,精诚修道之因。託疾退身,弃荣辞绿,冥心虚室,极志归真,以恬澹为道枢,以虚元为道室,阴修密鍊,穷玄造微,研诵二经,精逾万遍,遂得通源达要,长生神仙,证文始先生之阶,登元上真人之位也。

  道象章第五

老子曰:道象元形端,恍惚亡若存。

  韦曰:视之不见,故元形,寻之不得,故元端。恍惚者,变化元兆之谓也。欲言其元,万象以之而封,欲言其有,寂漠不可得而睹,故日亡若存者也。

徐曰:象,法也,似也,道以精神气为体,虽有法象,似形而元形,但有光景熙象,端正题首,是元状之状,元物之象,恍有而元,惚元而有,故日恍惚若亡若存者也。

譬如种木未生,不见枝叶根。

  徐曰:木未生时,不见枝叶根茎,犹如道象未见,则窈冥空无也。刘曰:木虽复不见枝叶,不可言无,道虽元象,不得不有也。

合会地水火风,四时黑往绿。

  徐曰:合会四大以成窠木,四熙时往时来,故有生成凋枯,因绿聚散也。譬如合会精神黑,结化而为道象,若玄一未复,周遍不成,则有去来离合也。

炁为生者地,聚合凝稍坚。

  冲曰:天地山川,万灵品物,禀道柔和之无,成其坚大之质,渐积聚合,非百之功也。李曰:生*由黑,故熙为生,地初凝尚脆,久聚始坚,谓形已大也。

味异形不等,甘苦辛咸酸。

  冲曰:因于五熙而生五味,因于五行而生五神,神以内资,味以外养,五行有衰盛,故不齐等,五熙有迁革,故不并兴,人能体而运之,资而养之,即上人生矣。

炁行有多少,强弱果不均。

  韦曰:群生初受熙时,有醇薄不等,性行不同,故强弱多少不均一也。刘曰:动植之类,皆以熙始生之本,至乎光大,质性各异,黑行亦偏,所禀自别。

同出异名色,各自生意因。

  冲曰:炁之相生,同资于道,随所禀受,名色有异,善恶强弱亦犹此也,心之所生,谓之意,识之所受,谓之因也。

李曰:俱资于道,成受于熙,故言同出,名氏既别,色类亦殊,故言异名色。其心清者正而善,其识浊者邪而恶,立行既异,志性不同,故各自生意因。

刘曰:凡有生者,同出于道,名号既别,章綵又殊,类聚韦分,意因名异也。

从是异性行,而有受形身。

  李曰:本性既殊,为行亦异,为善为恶,受福随形,六道流转死生。

含养阴阳道,随倚以为亲。倚亦作寄。

  韦曰:既为阴阳所含,寄胎和合而有其身,物情迷惑,不知同出于道,故随所因寄,各亲其亲也。

刘曰:中智之下,爰至昆虫,但受其形倚而亲也。故《庄子》云:一受其形,不忘以待尽。

生道非一类,一切人非一。

  李曰:生化之道,其数甚多,人日是人,物日非人,万品不同,故非一类也。徐曰:阴阳变通,谓生之道,二熙交和,谓生之德。德之所生,道之所化,万物万形,种类非一,一切种植,人与非人,皆禀道德而后生成也。

本出于虚元,感激生精神。

  徐曰:虚元者,道也,言人物生化,本出于道,精炁和合,更相感激,遂生精神,精神结化为人身神,以言虚能生实,元能生有也。冲曰:天地之广,万类之殷,动植殊形,飞沉异趣,皆因元而化有,自道而受生,积熙为神,共宗化本也。

譬如起音者,攘絃手动传。

  刘曰:絃本元声,鼓之乃成乐,由虚元本寂,感激乃生精神。

官商角徵羽,口气呼吸元。

  李曰:攘,拾也。传手拾于絃,而音始发,以口呼吸于熙,而声始吗,非口元以出声,因絃方能振响,故知口为声本,手为音元。况之于物,非道不生也。絃谓琴瑟筝筑,。谓箫笛歌谣,以此举喻也。

身口意为本,道出上首元。本静在虚静,故日道自然。

  李曰:有生即具身口意,身口意生,从何而得,*由于道,以为元首,故日道出上首元,此合喻也。冲曰:口之所呼吸,身之所运行,皆起于意运。意者,神也,生神者,道也。意澄淨元为,即神安而契道,意躁竞有欲,即神丧而伤生,虚静凝心,乃合自然之道。刘曰:谓身。意本淨,元诸垢累,穷其所以,乃是道性自然。

五音所动摇,遂与乐色连。

  冲曰:五音隐于玄默,则体道恬愉,五音流于律吕,则感物哀乐,此喻朴散而为器,淳散而为浇也。李曰:前明自然之道本来清静,元视元听,非色非声,斯乃至至洪源玄玄妙本。今言受生之后,逐欲纵情,失虚静之理,丧自然之道,闻五音之摇动,耳遂注焉,见五色之青黄,目便滞焉,为有为之迷惑,乃声色之所留连也。

散阳以为明,布炁成六根。

  刘曰:乐与色连,生生不绝,于是散阳和之熙,为情欲之明,以成六根,资身役用。

从是有生死,道遂散布分。

  李曰:三业为因,六尘构染,绿善恶之行,受罪福之身,流转三界,往还五道,一生一死,或苦或乐,元处不知,故言布分。

刘曰:六根资身,翻为身害,嗜欲不节,故生死相连,神去形留,自然分散也。

去本以就末,散朴以浇淳。

  徐曰:去其本源,就玆流末,散素朴以为仁义,浇淳真而为伪薄,离道以善,险德以行也。

李曰:散朴,故言去本就末,故日浇淳,失彼真源,沦玆俗境,丧敦厚之行,竞浇薄之风也。

道变示非常,欲使归其真。

  冲曰:内明者,虚白其心,外明者,烦劳其虑,因成妄想,遂溺死生,道无散而不淳,皆忘本而趣末,役役流浪,举世为常。大道之源,元名之本,革此常性,使返朴还真,人能修之,可证非常之道也。

刘曰:示生死非常,令归根复命。

西升经集注卷之一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