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简介
陈罗庭道长:全国著名国学名家,宗教学家,姓名学、风水学资深专家。中国道教学院硕士,中央财经大学管理学硕士,北京大学客座教授,道教祖庭龙虎山天师正一道第三十代“罗”字辈资深长老,中国民...
太玄部
当前位置:首页 > 太玄部
道藏-金丹正宗
金丹正宗

经名:金丹正宗。两宋之交胡混成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

五陵玄学进士胡混成编

  天地未判之先,一混沌而已,混沌既凿之后,阴阳生焉!得阳炁轻清而上者为天,得阴炁重浊而下者为地,得阴阳二炁之全而中者为人。三才之位一定,而先天后天分矣!切谓先天者,纯阳也,一本也;后天者,纯阴也,万殊也。原夫上帝降裹而为人,赋性受命,皆禀太乙含真。先天祖炁,至虚至灵,惟精惟一,纯粹中正,皆可神仙,皆可圣贤。无智无愚,一同初得。殊不知所得天者,捨一点纯阳先天祖炁之外,所谓精神魂魄意,心肝脾肺肾,精津涕涶液,耳口鼻舌声,以至百骸九窍,爪髮皮肤,一身四体,自顶至踵,皆从后天纯阴造化,四大假合而成者也。先天祖炁,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其中有物,有物而非物,其中有精,有精而非精,似有似无,若亡若存。即之而不可见,求之而不可得,其大无外,包含万象,其小无内,一丝不容。是炁当知人身中,自有一穴,至虚之地以存之,玄关一窍是也。得之者为神仙,失之者为下鬼,盖得之者未闻一二,失之者百千万也。

  奈何世人不能保守一点先天祖炁,往往皆流于失矣!不知后天造化,均是虚妄。于是元精元炁元神,亦忘其先天,着于后天矣!或者三尸内攻,九虫蚀精,六贼盗形,七情耗神,五欲扰心,凡物芸芸,万机眩惑。目观彩色,耳听声音,口嗜滋味,随其所有,即着其想。有好于外机,从目入,既入于内,所动其心,情动于中,必摇其神,既摇其神,以泄其精,既泄其精,必耗其气,既耗其,气形神始离。恍惚幻妄,忧思感情,事物劳形,精乱神散,真一离身,先天之祖炁日丧,而转转流荡于后天生死之域矣!

  我道祖太上老君悯之,始有金丹大道,教人以返还之说。返者,返本也,还者,还源也,返其后天,而复还先天而已矣!自金丹之名立而金丹之道着,而金丹之书出焉!余切谓金丹虚元,大道非有有中生元,元中生有者。金丹大道,且非元而非有,而所谓鼎器火候者,果有耶?果无耶?抑亦假法象以明大道?盖由金丹二字有象之故,意为铸金必有炉鼎,修丹必有灵药,炼药必有火候,而后此名始立矣!今夫修鍊外丹之法,必先聚五金八石之药物,次立陶冶土釜之鼎器,次用燧人鑽木之真火,依法缎炼,及其成功,可以迴生起死,返老还婴,化臭腐为神祇,点瓦砾为金宝。方知修鍊内丹之道,毫厘不差,若合符节,聚先天祖炁为药物,守玄关一窍为鼎炉,以元神妙用为火候,日煅月炼,时烹刻竟。及时成功,可以脱胎换骨,超凡入圣,跨鸾鹤而冲九霄,登崑仑而游八极。大道之要,不过如斯。

  后世丹书,千篇万卷,长歌短句,往往不直指真一造化之本根,下手工夫之次序,无非假像设形,借彼喻此,何异空底谈空,梦中说梦,求其功效,茫如捕风。其问不失于释氏空寂之论,则流于傍门曲迳之僻,颠倒错乱,枝蔓条折,欲使学者寻其流而莫究其源,欲入其门而莫知其径,迷误后人,惑也滋甚。于是金丹之道废矣!且即药物而论之,曰乾坤坎离,阴阳水火,砂汞铅银,父精母血,木液金精,丹砂水银,乌精兔髓,日魂月魄,青龙白虎,玄龟赤蛇,交梨火枣,雌雄炁白,婴儿姹女,若是之不一者,皆药物之异名也。岂先天祖炁之外,复有所谓药物者耶!即鼎炉而论之,日神炉丹穴,蓬壶神室,玉炉金鼎,黄房中宫黄婆戊己,明堂虚谷,刀圭玄牝,鄞鄂,若是不一者,即鼎炉之异名也。岂玄关一窍之外,复亦所谓鼎炉者也!即火候而论之,日推周天,测潮候,按卦爻,用文武,准晦朔,定弦望,明抽添,互进退,鼓弃籥,秤斤两,体刑德,事沐浴,分三五,行娠复,若是之不一者,皆火候之异名也。岂元神妙用之外,复有所谓火候者耶!

  今余不效前人之说,以欺后人,即直指金丹大道之本原,而言之必有其次序:一曰立鼎炉,二聚药物,三行火候。三者之外,余不敢复有增损。立鼎炉者何?即守玄关一窍。是窍藏于先天溷沌之中,听于无有有无之内,父母未生此身,即有此窍,既有此窍,即有此身,所谓与生俱生者也。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即元始空悬宝珠之地,去地五丈之所,不左不右,不上不下,不前不后,非有非无,非内非外,上通绛宫而透泥丸,下接丹田而至黄泉,上彻下空而黄道中通焉!此即聚药物之圣地也。聚药物者何谓?存一点先天纯阳祖炁。是炁生于无形无象之先,聚于无极太极之内,父母未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未有此身,即有此炁,既有此炁,即有此身。此炁运行,周流六虚,形以之而成,心以之而灵,耳目以之而聪明,元神以之而运行,五行以之而化生。散之则混融无问,聚之则凝结成药,此即修炼金丹之大药。行火候者何?顺元神妙用之炁,自然往来之道,是火发生于真精恍惚之中,薰蒸于四体一身之内,本无形焉,安有候焉?盖元神散则成炁,聚则成火,一聚一散,一升一降,循环往来,周流不息,与时偕行,与时偕极也。其于簇年归月,簇月归日,簇日归时,簇时归刻,子午卯酉,辰戌丑未,寅申已亥,朝屯暮蒙,始复终剥。周历六十四卦,二十四炁,七十二候,二十八宿,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以为候。殊不知溷沌未分之时,安有年月日时,甲癸子亥,又若何而推测?大抵真火即是元神之运行,元神即真火之妙用,真火随真息,真息炼真炁,真熙化真精,真精归玄关,元神发真火,真精结成丹,真息之出入,即真火之进退,真火之进退,即文武之抽添。皆本自然,初非鑽簇。又当知随念而生,若燎于原,弗可嚮迩,其犹可扑灭乎;即非先天之真火,乃后天之凡火也。

  今夫修丹之士,必先洞明此三者之机关,深识此三者之根本,目击道存,心领意悟,知以真知,见以真见,略元一毫凝滞于胸中,然后可以下手用工夫立基矣!且如下手立基之始,必先断灭一切念头,离诸妄想,勇于精进,无染无着,物我两忘,专炁致柔,迴光返照,虚心实腹,昏昏默默,存无守有,若亡若存,精习静定,使吾心如止水无波,太空无云,至寂然不动之境,然后于玄关一窍之中,假父母未生以前工夫,存定真息真炁,使炁不离息,息不离炁,合为一处。内者不出,外者不入,上下往来,于一窍之中,绵绵若存,如在母胞胎未生之前,一点先天祖炁,溷融磅礴,温然如春,醇然如醉,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充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睹之无象,求之无形,无一时一刻不在于玄关。至此则药物归于鼎炉,而火候可行矣!如是则顺元神妙用,自然运行之真火,周流旋转于玄关之外,渐渐锻鍊,渐渐凝结,真积日久,力到功深,自小至大,从微至着,玄珠成象,结胎成圣,是皆自然而然,不知其所以然,自神而神,不知其所以神。还如子藏母腹,随呼随吸,嚥冲虚太和之炁,成金刚不坏之体,以至胎圆十月,化生婴儿,与我未生以前,在母胎中一般气象。然后勤加温养之功,专炁致柔,念玆在玆,动静语默,造次不离。温养既足,脱胎归空,于是擘破鸿濛,凿开混沌,现出本来面目,身外有身。至此方知大而化之之谓圣,不可知之之谓神,得一而毕万矣!

  余幼习儒书,长慕道法,有志金丹大道久矣!寐饮食之问,未始一息忘焉!虽参访行住坐卧,梦当世修真之士,往往皆指前人已陈之说,纸上腐朽之言,以相扇惑,何异借听于聋,问道于瞽。子遂乃质于心,自谓归而求之有馀师矣!禽求愈不足,愈修愈不验,方知无师不传,无师不度,虚费岁月,卒无成功。后因渡淮浙,寓迹广陵,乘暇登废城,彷徨四顾,历览山川,缅想松乔之不遇,慨恨锺吕之未逢,恍然若有所失。夜梦神人,语以亟返,心神为之不宁者累日。遂假道白砂,而中途忽遇一道人,冰清玉润,碧目童颜,丰神秀异,超然不群,似非尘中人物。余遂礼而前问其姓名,倪而不答,再三叩首,乃出扇相视,上书无言子,乃知先生得无言之妙。抑疑某为异人,自是日与从游,执弟子之礼,盖冀其一言以点化也。出则偕行,入则同息,若是者百日,虽累启请,而终无言于答。日命予同出束关,过白砂旧市,至无人之境,乃命同坐曲江之滨,平沙之上,指水为盟,以杖画沙,授金丹大道之旨,首尾不过百馀字,备述鼎炉药物火候之功夫次序之妙,纤而无馀蕴,曰道具足矣!亟命予记其证验,得之片饷,遂复扫去。余顿首再拜于前,先生亦不顾,遂登小舟渡彼岸,飞行而去,不知果何之也。然予终不知其姓名,又安知非乔松锺吕之徒!予自得师心传之后,方悟在先盲修瞎炼,虚费工夫,何异鑽冰取火,刻舟而求剑也,不亦难乎!吾师之言,誓以轻泄者有谴,故不敢形于文。辄出已见,总括师言,附以短句,着此篇目,日《金丹正宗》,以示同志。盖非欲求知于人,而将以流传于当世也。观者或可其可,或不可其不可,其不可其可,或可其不可,然其然,不然其不然,其庶乎!予知其可不可,然不然,或者其有得焉!于是乎书。

 

短句十二首

鼎器即玄关一窍

先天地生,不依形立,溷沌空悬,中藏太极。

药物即先天祖炁,

先天祖炁,一点真精,便是灵药,根带相生。

火候即元神妙用

元神化炁,充周四体,自然进退,终而复始。

立基

专炁致柔,抱元守一,默默成功,用于百日。

聚药

聚精会神,通玄入妙,探自灵关,藏于一窍。

锻炼

神炁往来,水火流转,顺其自然,时烹刻炼。

抽添不增不臧,动静以时,日中则昊,月盈则亏。

结胎

精炁与神,混融磅砖,真火相见,片时凝结。

沐浴

神水溶液,灌概元胞,内外无尘,长养灵苗。

胎圆

真积日久,力到功深,十月胎圆,满鼎黄金。

温养

行住坐外,抱雄守雌,绵绵若存,念玆在玆。

脱胎

擘破鸿濛,凿开混沌,身外有身,超凡入圣。

 

金丹正宗竟

道藏-龙虎元旨龙虎元旨

经名:龙虎元旨。唐董师元传,成君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

  龙虎者,铅汞是也。汞者是龙,铅者是虎。母藏子胞,子隐母胎,知白守黑,神明自来。白者金之精,黑者水之基。用铅之法,其道微玄,此之谓也。不可识之知之,但假天性,自然而遇矣。今举天之魂,加地之魄,合日月之精,为阴阳之道。汞为青龙,卦主震,藏主肝,束方甲乙木。木能生火,其形本青,遇火乃赤,故化为砂。为朱雀,卦主离,藏主心,南方丙丁火。离为阳,阳极则阴生,故砂中生汞也,离卦中二画也,日中金鹦也。铅为玄武,卦主坎,藏主肾,北方壬癸水。坎为阴,阴极则阳生,铅中白金也,坎卦中一画也。月中玉兔也。金为白虎,卦主兑,藏主肺,西方庚辛金。来归性,被水火销铄,色转为黄。黄芽为变化,因水火销铄。圣人不传,显之以口诀。黄主脾,为中宫戊己土。四物尽归中宫,而成宝。古歌曰:易有孤成功易独也满归后土。夫肝青为父,木也。肺白为母,金也。肾黑为子,水也。脾黄为土,土无正形,王在四季,五行相推,在乎其中矣。

  夫五行相生,还复相制。是以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此谓之相生也。火剋金,金剋木,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此谓之相剋也。牙为金也,以金伐木。砂为火也,以火销金。铅为水也,以水灭火。水既盛,以土镇之。成乎其类,制乎其气,此谓返制也。古歌曰:黄土金之父,流珠水之母。水以土为鬼,镇水火不起。是一水二火三木,三性会合,以为宗倡。阴阳得偶,恬澹自处。云从龙,风从虎。影之随形,响之应语。水性润下,火性炎上。大还金丹,体亦如此。

  诀云:阴中有其阳,阳中有其阴。既识砂中汞,须求铅裹金。二味实天地之大宝,日月之至精。夫日犹阳之魂,好动而不息,所以金鸡而类。阳极阴生,故日中有鹦也。月犹阴之魄,好静而不动,所以玉兔而类。阴极阳生,故月中有兔也。是以水中无阳不能载,火中无阴不能照,阴气自天而降,阳气因地而升,云雨雾露是也。男白女赤,乃为雄雌。阴生于阳,阳生于阴,合天地之大道也。夫硫黄四两,制汞一斤,四黄位在中宫,皆主于水土相制,渐为一体。汞在黄中,不在汞中,此为非其种类,不能成矣。今人尽以硫黄为太阳,非也。且日为太阳精,是金鹦者阴也。故日中有太阴阳精,金鸡是也。硫黄是土,四黄八石之类,非阴阳之精也。变化由其真,终始自相因。

  狐刚子问曰:玄黄化药,尽有其真。八石之功,其效不少。何忽丹砂,独得延龄。

  魏君曰:雌石雄黄,辟邪去恶。石英锺乳,补髓添精。阳起磁石,治肾之疾。云母久服,寒暑不侵。玉屑多餐,精神不乱。孔公紫石,身体充肥。火山砲砂,破玲立效。曾青空青,煮汞令乾。古今记传,硫黄散癖。仙籍具论,赤石丹砂,自然不死。若以气衰血散,体竭骨乾,八石之功,稍能添益。若以长生久视,保命安神,须饵丹砂。八石见火,悉为灰烬。丹砂入火,化为水银。能重能轻,能神能灵,能黑能白,能暗能明,五行之性也。遇火轻速上昇,鬼神寻求视无。所有龙虎交结,化体坚贞。作粉服食,变肠为筋。是以泥烧为瓦,千载不朽。盥入于肉,物莫能烂。金丹服在身中,历千年而不死。

  又曰:金丹入五内,雾散若风雨。薰蒸达四支,颜色悦泽好。老翁变丁壮,耆妪成诧女。更生易齿牙,改形兔世厄,号之为真人。岂可金丹之功,而喻八石者哉。夫修大丹之法,不在药味广多,而在用法度周旋也。古歌曰:铅若是真,不失家臣。铅若不真,其汞难亲。青腰使者,赤血将军,白虎作脑,黄芽为筋。白虎者银也,黄芽者土也,青腰者曾青也,赤血者雄黄也。

  青霞子云:给火铅也,与汞木是一家,故云家臣。黄芽是砂中之土,为宗根也。义不可知,真大师之诀也。青霞子曰:道非常道,玄之又玄,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忽于无中,其形乃有。为阴中之阳,忽于有中,其形却无,为肠中之阴。谁名黄芽,为夫相守契合。

  狐刚子曰:黄芽何物为之。魏公曰:用铅不用铅,五金生于铅。铅是五金之筋髓,七宝之良媒,八石之尊主。五金切忌铅,不得误用之。铅精铅精,鍊铅而成。

  狐刚子曰:黄芽幸而闻之,敢问鍊铅之法,用何鼎器。魏公曰:鼎鼎元无鼎,药药元无药。黄芽不是铅,须向铅中作。欲得识黄芽,亦不离铅脚。不得黄芽门,用铅亦须错。青霞子曰:芽若是铅,弃铅万里。芽若非铅,从铅而始。铅为芽母,芽为铅子。若得金华,捨铅不使。又曰:鼎且非金鼎,炉且非越炉。离从坎下发,兑向土中居。三性既会合,二味自然俱。固济胎不泄,变化亦须臾。

  诀曰:白金为君,是黑铅之精,西方位也,而含少阳之精。更以炼于铅中,神功自真。灰池炎铄,铅沉银浮,谓之黄轻,亦曰金华,亦曰秋石,亦日黄芽。其性微热,已是长生之宝。然孤阳之牙,未可独立。次以阴阳,方为君臣。若黄帝得金华之美,故谓之美金华。淮南王云秋石者,八月之节,西方之位,以其色白,故号秋石。王阳谓之黄芽,以黄色如万物之初芽,故日黄芽。体在一源,分为数号,各因其人名之不同。曾青为气,达于上下。雄黄为使,光明四隅。如假良媒,会合相须,大功既就,各有分区。八石弃捐,黄出武都。惟金与水,炫惧明珠。子了其义,神道自扶。

  诀云:金性玲,生于至阳,汞产于砂也。石性热,生于至阴,银产于铅也。二味各得天地之元气,水火销铄,石沉金浮,君臣相返,阴却是阳,君却是臣,然后阴阳相须,君臣相得,此乃神仙要妙,大道之宗源。上下水火,依时升降,千变万化,莫过于铅汞。类同者相从,事乖者难为一种。是以骛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故须种类。

  青霞子云:万物芸芸,各归其根。金生于水,众妙之门。阴阳交炽,上下腾奔,神胎不泄,制魄拘魂。类同则合,事乖者分,骛不生凤,狐非马旱。

  诀云:黄芽八两,属乾属刚,属阳龙。汞八两,属坤属柔,属阴虎。故曰:乾坤刚柔,阴阳龙虎。牙八两,汞八两,合为一斤,以应两弦。每两有四分,计六十四一分,以应六十四卦。每分有六铢,以应卦之六爻,计三百八十四铢,以应三百八十四爻。亦象一年有三百六十日,并二十四气,以成三百八十四数也。一水,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以应五行。五日一候,四十五日一节,故古人託易而象焉。孤阴不成,孤阳不生,一阴一阳,其道乃昌。其药如子在胞,如果在树,但睹成熟,莫测其、变化。固一济绵密,不使漏泄,起自于寅,王在于午,墓在于戌。初起火一阳生复卦,至临卦,泰卦,大壮卦,央卦,乾卦,娠卦,遁卦,否卦,观卦,剥卦,坤卦,至娠卦灭火,至坤卦毕止。其药得金味而辛,得木味而酸,得水味而咸,得火味而苦,周迴四隅,而归中宫,得土味而甘。故谓之还丹五行,味足而归中宫戊己土。到中官,方得名还丹。今云丹者,赤色之名。还者,还其本体。其味不甘,徒有赤色,非还丹也。五行既遍十二卦,将周二八之数,不臧一斤,上下两弦,通乎大道,鬼神莫能测,圣贤莫能知,药从汞结,如果从花结实,如子从气成形,药从金水成丹,惟圣与贤,方表鑪中之变化。但天地自然成功,实玄化之妙道。太上微言,非人不可传,罪及七世。得人不传,亦受其殃。故先圣书之,藏于石室金匮,得者切以为深戒也。

  火候从十一月半斤,十二月,一斤,正月一斤半,二月不用火,三月二斤,四月一斤半,五月二斤,六月一斤半,七月一斤,八月不用火,九月半斤,十月四两,至十五日开炉。欲入养药,先入小炉,十五日,定分两不折,却入大炉,从十一月起首,至卯酉二卦,不用火,所以十箇月成丹。子丑寅为春,卯辰巳为夏,此六月纯阳用事,阴求于阳,水入金也。午未申为秋,酉亥戌为冬,此六月纯阴用事,阳求于阴,金入水也。二气相蒸,金水之形常转,往来不定,上下无恆,水得金而昇腾,金得水而潜匿,相须变化,凝结器中,还丹之体,神哉神哉。后之君子不可辄议之也。

  太上诚词云:受吾文百年之内,可传三人。三十年可传一人。若无同心者,三十年写一本,须尽其理,藏于名山石室中,以俟有分者得之。束岳董师元于贞元五年,受之于罗浮山隐士青霞子。贞元十九年,传受剑州司马张陶,开成三年,京师传族弟李汾。长契五年,传成君隐士。口诀不载于文,祕之祕之。

  歌曰:

天地初分日月高,状如鸡子复如桃。

阴阳真气知时节,直待三年脱战袍。

大道分明在眼前,时人不会误归泉。

黄芽本是乾坤气,神水根基与汞连。

龙虎丹砂义最幽,五神金内汞铅流。

千朝变紫云飞去,直至大罗天上头。

认得根源不用忙,三三合九有纯阳。

潜通变化神光见,从此朝天近玉皇。

用铅须得汞相和,二性为亲女唱歌。

鍊到紫河车地动,白云相伴鹤来过。

合其天地合其元,子母相逢不敢言。

先汞后铅真道大,莫教失伴鹤归天。

此宝从来二八传,吉年吉月入炉安。

千朝火候依时节,必定芽成汞已乾。

龙虎元旨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