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简介
陈罗庭道长:全国著名国学名家,宗教学家,姓名学、风水学资深专家。中国道教学院硕士,中央财经大学管理学硕士,北京大学客座教授,道教祖庭龙虎山天师正一道第三十代“罗”字辈资深长老,中国民...
太玄部
当前位置:首页 > 太玄部
道藏-道禅集
道禅集

经名:道禅集。金元问道士王真人集。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 太玄部。

金坡王真人集

 

  偶因同伴连日问禅法,喜铭心坚求不一。自念才疏智拙,词情浅钝,有辱丛林,无堪德业,不免梦中说梦,头上安头。梅檀林内,刻棘花开;狮子丛中,狐狸哮吼。然非顿悟,且是念头,殊不转身拾得一半。若不拈些葛藤,应是难开锁钥。先凭一精,明为透脱,次认四颠,用作圆成。忘名弃相,灭假离真。不落三乘之路,冲开众妙之门。言中报响,句内呈机。无形慧剑,信手施为,绝相明珠,向人亲付。句如秋月筛琼,言似春花砌锦。大抵指标示月,月既见而标无所施;求鱼必荃,鱼已得而荃何所用。故知画屏打破,了知出世家风,桶底脱时,便见无生活计。添一丝毫,似眼中着刺,减一丝毫,如肉上剜疮。不逢具眼人,难通这般事意。今者不认自己眉毛,擘破他人面目,便教见色闻声,免得捞天摸地。参透者不妨放下拈来,慧通者何碍随机变态。是以补溷沌,七窍圆融,打虚空,六合粉碎。虽无惊人手段,却有气槃机锋,此般会得,浑如披雾观天;这箇圆通,恰似拨云见日。何劳万水千山,到处十洲三岛。草鞋底莫觅良因,蒲团上休问心要。现前八字打开,目下两手分付。有眼睛底,便合承当,无气力底,正好着力。于后有颂,大家证明。

  颂曰:

铁赀铜声意气刚,唇刀舌剑语如枪。但来相近人头落,不落人头尽带伤。

且问道带伤的是何人,落头的是何物?无头的耳目俱全,带伤的如聋似哑。

虚空共布鼓都敲,那个是宾是主。

  

再贸七十四颂

自然宾主两无亏,动静双忘合圣机。道着本来犹是病,那堪更论妙玄微。

妙玄打破意如何,觊面分明会也麽。拈出无中白鸥子,不须更论过新罗。

日用平常得自然,更无一法可堪传。不须拳棒闲参信,明月清风说尽禅。

眼底微尘二百州,山河大地一毫收。十方三界休它觅,都尽金坡拄杖头。

走遍天涯不动身,般般打破得圆成。何须更论长春景,白日清风夜月明。

悟后浑身是眼睛,迷时有目却如盲。世问担板人多少,不信天光昼夜明。

铁人执板响无声,石女吹笙不动唇。朽木三冬生嫩笑,寒岩别是一般春。

广学多知未契禅,痴猫守窟馒徒然。可怜今古聪明士,有眼如何不见天。

人人尽有白观音,应物圆通莫外寻。耳眼舌声俱契妙,见闻知觉一般心。

禅道从来不易求,了明针芥自相投。那堪内外真空现,恰似披云见日头。

圆满光明量等空,分毫不废刹那功。顶门若具全真眼,八极遐观一体同。

虚空为鼓我为槌,打破分明有甚疑。拨转道中闲仗俩,圣凡休歇两无亏。

一句当机振祖风,从来水泄不相通。有时虎啸龙吟罢,跃出灵山性海中。

光明遍体妙冲和,塞满虚空不厌多。试问其中端的处,绿杨依旧舞婆娑。

铁笛无孔木人吹,响亮一声振地威。惊起大悲千手眼,神通应便露全机。

到处虚空一样天,何须向外访幽玄。身中自有仙佛界,照透十方在目前。

莫把禅机作谜猜,心空观透自如来。箇中嚼破诗中味,草木山河眼尽开。

从始劫来不改容,桃花去岁又今红。谁知百草梢头意,却是元初旧主翁。

一点灵光溷九垓,遇绿逐目是蓬莱。春前柳絮随风舞,腊后梅花伴雪开。

抵掌捻髯笑一场,悟来物物契真常。满天春色无高下,褊地花枝自短长。

狼虎丛中好立身,奴儿婢子辩疏亲。家家可透长安路,能到长安有几人。

白牛常在白云中,出入无形跨晓风。闲向丹田耕日月,灵苗滋种不劳功。

道人行处不霑尘,惟恐临机悟不真。一向贪游芳草径,岂知背却故园春。

一念无生契本真,葛藤相缠若灾连。蓦然打破玄关锁,明月清风自在人。

一点灵光混太虚,参禅枉了费工夫。平常体得平常道,体得平常道也无。

观向真如总是痴,见闻知觉四重非。识心达本承当下,犹落玄门第二机。

端坐十方是一家,寒岩枯木再生芽。若人会得长春景,铁树分明尽放花。

六月炎天暑怎当,无根树下叶阴冻。红炉一点寒冰雪,意自清虚趣自长。

陡觉西风分外冻,篱边金菊暗传芳。秋光不政当年信,依旧黄花晚节香。

欲要参禅句句通,翻南作北唤西东。古人公桉都勾断,勘破如来妙脱空。

触境全彰更是谁,住行坐外紧相随。圆灵妙觉人人有,败骨如山自不知。

问人曾见两泥牛,斗入束洋海底头。鼻孔寥天消息断,一输无相月当秋。

眼病空花逐景迷,一彼纔动万波随。病消花谢禅天挣,明月清风不自知。

生铁将来厨内炮,铸成酸馅并嘉般。人能嚼破其中味,倒把无常扑一交。

西天十万八千程,要到端然坐是行。诗句唤回担板汉,点开脑后眼分明。

大俟方知一字多,阿谁教你念弥陀。入门便打三千棒,快问师兄觉痛麽。

万缘休歇不须参,莫问前三与后三。但得故园风景淨,远山依旧锁烟岚。

露地白牛放莫收,饥餐渴饮惫春秋。木人不解牢缄舌,说与青山暗点头。

万象之中独露身,或瞋或喜或疏亲。那堪闻见并知觉,都是自家屋裹人。

要知父母未生前,只在人身不在天。百杂撞开头粉碎,肯教辜负祖师禅。

蟾窟秋冻蚌孕胎,明珠不向此中来。圣凡交映红尘内,一朵金莲火裹开。

目下如何是你家,眼前不昧已扬沙。人还荐得随绿底,春乌喃哺骂落花。

束西南北作玄谈,六合之中是一菴。从此不居凡圣地,远山依旧碧如蓝。

无添无臧妙圆常,取捨之中自不堪。肉上剜疮犹自可,眼中卓刺便难甘。

昨来打破太虚空,认得从来旧主翁。却把虚空收拾住,依然放在杳冥中。

莫怪狂昤不足哉,能将凡昧性天开。倘如唤出无名主,敢把虚空碎剪裁。

虚空拈弄有来因,要觅从前旧主人。自此虚空相识了,方知体相是全真。

达士相逢一豁开,眼前眉底更何猜。人能会饮西江水,骑得泥龙出海来。

了得清虚一味禅,饥来喫饭困来眠。欲知向上真消息,云外高松顶指天。

教门谁与道家同,妙在当人变态中。秋月春花冬雪霰,元来却是主人翁。

问你生涯世不知,耳能观物眼如眉。壶中春色无迁变,物外风光自有私。

万里江天一色秋,三山四海景清幽。若能按下神龙首,免得随波逐浪流。

吐露玄机世罕知,自缠自缚自生疑。悟时日出天开眼,迷似风来水皱眉。

一点灵虚象帝先,从来诸圣未能宣。却教物外通消息,涧水松风说尽禅。

针关芥孔未为窄,海角天涯未是宽。旷朗通身无相眼,分明不受别人瞒。

可怜逐景看空花,背却吾门觅别家。不道本来无箇事,妙玄犹似眼中沙。

堂前翠竹莫生烟,柳外莺声滑似弦。有眼师禅还荐得,不须更论老婆禅。

见色闻声契本真,头头显露法王身。觉花满地谁能识,自是灵苗不记春。

杳杳禅心量等虚,不言该尽万家书。就中荐得从来的,堪信眉毛眼上居。

见物知心便识心,识心大地变黄金。身中自有明珠宝,休向骊龙颔下寻。

有时把定不通风,枉了先生错用功。推倒黄头金色老,兔教人唤主人翁。

走遍天涯脚不移,不移脚处契玄微。猿啼雀噪还知否,说尽宗乘向上机。

三身四知却无头,八解六通妙自周。面目本来元具好,不施红粉也风流。

问道参禅可瞧难,恰如平地起波澜。迷云散尽真空阔,万里江天一色寒。

人来问我祖佛宗,直指灵山第一峰。有手果然难模索,无心却见旧时容。

迦叶擎拳举似伊,阿难合掌更何疑。叶彫无影双松树,花笑束风第一枝。

我有灵丹世外方,不劳修合要承当。拆开脑麝封头药,穿过禅和鼻孔香。

心境双忘万境彰,无根树下叶阴冻。木人纔待穿靴去,石女相邀话短长。

推倒玄玄不立真,道禅识破眼中尘。寒岩枯木石生笑,别是蓬莱一洞春。

竖起拳头会也麽,低头鸥子过新罗。家风休向迷人道,话不投机一句多。

本来面目等空齐,纔念难明更是谁。圆相不须明月比,慧光开照了无亏。

大悟何须口上夸,道禅识破眼中沙。湛然照透真空界,八极同观是一家。

然则真空不在文,兴昤拙句畅之神。太虚虽是无形状,一度拈来一度新。

道禅集竟